奥运马术故事之最悲情的骑手:一路领先的他由于路线错误 与冠军擦肩而过

2021年,全世界的男女马术骑手将为登上2020东京奥运领奖台而战,他们会向金牌发起冲击,试图将自己的名字写入历史。与此同时,全世界观众的目光都将汇聚在他们身上。

奥运会的马术比赛已经成为了四年一度的盛宴,是马术赛事中最受欢迎的比赛之一。无论是马术爱好者,还是那些不会持续关注盛装舞步、三项赛和场地障碍赛的人而言,他们都可以尽情享受四年一度的盛事中这项人马合一的项目。

一个多世纪以来,马术项目一直是奥运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在2020东京奥运会的马术盛事拉开序幕之前,我们将回顾100多年来充满戏剧性和冲击力,并且高潮迭起的精彩比拼。

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在高海拔地区的盛会

奥运马术故事之最悲情的骑手:一路领先的他由于路线错误 与冠军擦肩而过

地理因素主导着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的举办,组织者和运动员都在密切关注着城市的高海拔以及十月份可能出现的雷暴天气。

墨西哥城海拔高度为2300米,即将参加马术比赛的队伍都在担心马匹福利的问题,与地平面相比,这里的含氧量低了30%。

10月18日,墨西哥城奥运会正式开赛。马匹需要提前3-4周到达,从而能够更好的适应这里的自然环境。9月中旬,前苏联、阿根廷和爱尔兰的马率先达到,9月28日,法国和德国的马最后抵达。

所有获胜骑手都需接受麻醉品和兴奋剂的检查,这在奥运会的历史上尚属首次。1968年奥运会见证了奥运会历史上首例兴奋剂检查不合格事件,一位选手酒精检查结果呈现阳性。

1968年奥运会同时见证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两支德国队同时参赛。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最终只参加了两届奥运会的马术比赛,因为在他们看来1972年之后他们想要获得奖牌的可能性很小。

奥运马术故事之最悲情的骑手:一路领先的他由于路线错误 与冠军擦肩而过

在场地障碍赛中,团体赛金牌后,Hans Günter Winkler曾代表德国赢得三次团体冠军,此次他代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参赛,仅仅获得铜牌。第一次参赛的加拿大队将团体金牌收入囊中,法国队获得亚军。

对于爱尔兰来说,团体赛是一场令人沮丧的比赛。由于爱尔兰技术官员错误地理解了比赛规则,在第一位骑手Diana Conolly-Carew被淘汰后,他们以为整个队伍都将不能够参加接下来的比赛。因此他们第二位骑手没有开始比赛,整支队伍无缘奖牌的争夺。

美国骑手Bill Steinkraus搭档Snowbound赢得场地障碍个人赛冠军,英国骑手Marion Coakes和David Broome分列二、三位。

奥运马术故事之最悲情的骑手:一路领先的他由于路线错误 与冠军擦肩而过

在盛装舞步比赛中,前苏联再次获得成功。Ivan Kizimov骑乘Ichor复制了Sergei Filatov在1960年奥运会上的辉煌,获得盛装舞步个人冠军。

Kizimov还帮助自己的队伍获得盛装舞步团体赛银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赢得团体赛金牌。其中Josef Neckermann一直领跑着个人赛的争夺,直到前苏联骑手Kizimov献出惊人的表演。

在三项赛的比赛中,第三天和第四天的比赛出现很多戏剧性场景,在越野障碍赛时,由于暴雨使得第30位到第49位出发的骑手遭遇困境。

在耐力赛结束后,法国骑手Jean-Jacques Guyon、美国骑手Jim Wofford和前苏联骑手Pavel Dejev的分差在10分以内。

在障碍赛结束后,Guyon搭档Pitou共计获得10.25个罚分,最终斩获金牌。

奥运马术故事之最悲情的骑手:一路领先的他由于路线错误 与冠军擦肩而过

前苏联骑手Dejev则遭遇了噩梦般的经历。他最后一位登场,如果能够有好的发挥将锁定个人赛金牌,同时帮助队伍获得团体赛铜牌,但在通过第五道障碍后,他由于出现路线错误而遗憾地被淘汰出局。

由于Dejev的失误,54岁的英国骑手Derek Allhusen携手10岁的Lochinvar获得银牌,铜牌归属于美国骑手Michael Page和他的赛驹Foster。

由Derek Allhusen、Richard Meade、Ben Jones和Jane Bullen组成的英国队登顶团体赛冠军领奖台,法国队和澳大利亚队获得亚军和季军。

文章来源:国际马联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bet36,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ikemr.cn/17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